当前位置:首页 > 仙侠修真 > 德绍开泰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三章 脸皮够厚

    “我们住在百味鲜,明天随时都可以。”老驱在一旁答道。

    “不知道叶公子何时拍卖你自己的时间?”面纱少女问道。

    “我?就我这样的小虾米,还是算了,你们拍卖过去也是当累赘。”叶昊自嘲的说道。

    “叶公子能否找个时间单独谈谈?”面纱少女说道。

    围观的众人也在慢慢的散去,叶昊对着面纱少女说道:

    “有时间再说!”然后就不再理面纱少女,而是朝人群中望去,他在身旁的星月耳边说了两句话后,星月就朝人群中走去,叶昊带着万霞仙子,小珊珊,还有小乌龟,就径直朝城主府走去。

    后面面纱少女身边的老驱说道:

    “叶公子去城主府,可否同行?”

    “你们也去城主府?”叶昊有些意外的问道。

    “是啊!”

    “好吧,那就同行。”

    说罢,叶昊等面纱少女二人走到面前,再抬脚向前走去,走了半个时辰后,在一个“剑雨亭”下停下了脚步,面纱少女问道:

    “怎么了?”

    “等一个人!”叶昊说道。

    “好吧,那我们就坐下来等等。”

    又是半个时辰后,一袭白裙的星月就来到了“剑雨亭”,随星月而来的还有一个瘦骨嶙峋的少年,虽然还是穿的普通的衣裳,但,气势完全不一样,这不是别人,正是昨天和叶昊一起住进“百味鲜”的黎少欢,今天不再是昨天那样的落魄少年,现在是满脸红光,气势如天,抬头挺胸,自信心强了不少。

    星月走到叶昊面前,只说了一句“都安排好了。”

    黎少欢也跟着向前给叶昊问好,叶昊均是点头,然后就带着大家接着往城主府的方向走去。

    叶昊一手拉着小珊珊,小珊珊的肩膀上是小乌龟,叶昊身后紧跟着星月和万霞仙子,还有黎少欢。

    最后面才是面纱少女和老驱,老驱很不高兴的叫了一句“小姐”。

    “没事,本来就是我们打扰别人,要和别人一起走的。”面纱少女说道。

    “那也不能让我们和仆人走在一起啊。”老驱愤愤的说道。

    星月和万霞仙子听到这样说话,都是眉头一皱,但是,没有说话,因为叶昊从来就没有把任何人当仆人,而且,也没有说和谁走在一起就高贵一些,这也许就是他骨子里的人人平等。

    黎少欢听到后就不满了,叶昊当时说的是仆人,并没有真的当他是仆人,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还以朋友出头杀了吴二当家,还杀了武家公子武卫西,所以,他忍了一会,实在忍不住了,便说道:

    “公子又没有让你跟着,又没有说一起走就是一定要并排走,只有你这样的奴才思想才有那么多想法。”

    “你……”老驱被黎少欢气的说不出话来。

    “你什么你?只有你这样的奴才当惯了,才什么都要分个三六九等,我们叶公子,岂是你一个奴才就能想得透的。”黎少欢嘴里像是在倒豆子一样,噼里啪啦的把别人训了一通。

    “你……你要再多说一句,我撒了你的嘴。”老驱怒目而视的对黎少欢说道。

    “说不过就动手,你真以为你是万年的龟壳,青春无敌吗?”黎少欢也是不甘示弱的说道。

    “小子,你们吵架,怎么把我扯进去了?”小乌龟不满的说道。

    星月和万霞仙子都忍不住笑出了声,叶昊还不忘转过头来提醒道:

    “你不是说你不是乌龟,是玄武吗?”

    “那也不能说,乌龟也是我的后代。”

    “你还真把自己当作一只万年神龟,后代无数了。”

    “我……我懒得给你们争,以后不许再拿乌龟说事。”

    就这样吵吵闹闹的一行人来到了城主府,在城主府的仆人引领下,来到了会客大厅,已经有几十个人在这里了,男的个个都是气宇轩昂,女的冒似天仙,各种门派的能人,都聚集一起。

    看到叶昊一行人进来,立刻就是一片寂静,连落针都能听到声音,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投向了叶昊这里,一个十九岁左右的大男孩,长发批肩,一身白色长衣,一尘不染,袖口绣着一个草的“叶”字,右手拉着一个五六岁的蓝衣小女孩,小女孩肩膀上站着一只黑不溜秋,带点绿色的小乌龟,小乌龟两只绿豆眼滴溜溜乱转,扫视着四周每一个人。

    叶昊后面是两个美如天仙的少女,一个是白衣胜雪的星月,一个是青衣美如谪仙下凡的万霞仙子,两个美女都有着飘逸的长发,简直就是一双天仙入凡尘。

    星月和万霞仙子后面的是面纱少女,一身蓝衣,看脸部轮廓,也是一个美女坯子,旁边还有一个黑衣老妪相陪。

    这整个就是一个奇怪的队伍,要是一家人,那也是奇形怪状的家人,完全没有可相联想的事情,就是这样的几个人,居然都走到了一起,虽然看起来很突兀,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和谐感,尤其是星月和万霞仙子,吸引了在场所有男人的目光,包括城主和副城主,都是目不转睛的盯着看。

    “咳……咳……咳。”叶昊咳了几声,众人才从美丽幻境中醒过来。

    “一群土包子,没看过美女!”小乌龟不屑的说道。

    在场的众人,哪一个都是一方霸主,或者宗门天骄,被小乌龟一句话呛得面红耳赤,有一些人很想对小乌龟出手,然后捉来当玩物,每天没事就敲乌龟壳玩。

    城主江百盛有些尴尬的从主位上走下来,副城主江鹤年也跟随在城主江百盛身后,江百盛向叶昊拱手说道:

    “叶族主,真不好意思,这里都是贵客,未能到门口相迎,还请见谅!”

    “无妨!”叶昊就简单的两个字,让现在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哈哈……,叶公子真是一表人才,堪称英雄出少年,小小年纪就能掌控一个古老的家族,江某我佩服,佩服啊!”这老家伙,不止化了现场的尴尬,还赞美了别人,而且还顺便抬出了自己的老资格。

    “你算什么东西?也能和我们公子相提并论?”这小乌龟好死不死的一句话,顺利的就给叶昊拉来了仇恨,也不知道小乌龟是有心的,还是无意的,说完了还不忘看了一眼叶昊。

    叶昊根本就懒得理小乌龟,还是站立在那里,不动不摇,江百盛也更加尴尬了,虽然是叶昊方面养的小乌龟在说话,但,这些客人可都是大有来头的,这是他花老脸请来的,没想到,直接被别人的一只乌龟打脸了,而且还不好发作。

    但,不代表其他的人不能出头,于是,江百盛后面的江鹤年一步就跨了出来,并伸手向小乌龟的头抓去,口里还说道:

    “这小畜牲太不会说话了,让我来教它一下,免得以后出去给主人闯祸。”

    这话看似是在说小乌龟,实际上是连主人都骂了,是骂叶昊连畜牲都教不好,还出来丢人现眼,叶昊才懒得理他,他知道小乌龟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因为小乌龟本来就是一个惹事的主,你要主动去挑它的事,那不是自找麻烦吗?所以,叶昊也只是笑着看江鹤年去抓小乌龟的头。

    小乌龟的头不但没有缩回去,而且是迎着江鹤年的手撞了上去,众人都觉得这小乌龟也太不自量力了,那江鹤年可是“气师境巅峰”的人,这一爪下去,就算不死,也是残废。

    而就在小乌龟的头撞到江鹤年的手掌一瞬间,张开了它那小小的乌龟嘴,“咔嚓”一声,就把江鹤年的半个手掌咬了下来。

    江鹤年的痛感还没传到全身,小乌龟就是一个纵身,爬到了江鹤年的前额头上,把屁股一抬,一股恶臭的液体就直射江鹤年的额头上,然后顺着整个脸颊流了下来,整个会客室都是有臭味道的。

    尿完后,还不忘全身动了动,算是抖干净了,现场一部分人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搞的小乌龟转头尴尬的朝叶昊几个人笑了笑,叶昊几人都是露出一副嫌弃的表情,于是,小乌龟一个飞跃,就飞到城主府的坐位上,然后腿一抬,把下半身直接放到了城主的茶杯中洗了起来。

    这货真坑,居然用人家的茶杯当洗澡盆,有些人忍不住就掩口笑了起来。

    而一旁的江鹤年却是怒目而视,恨不得抽它的筋,拔它的皮,江百盛对江鹤年说道:

    “还不下去清洗一下,臭死了。”

    江百盛也是忍不住的用手挡住自己的笑容。

    江百盛又打圆场说道:

    “叶公子,先坐下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些朋友,然后我们再去边吃边聊。”

    “好的,依城主的安排就是。”

    于是叶昊一行人都是比较安静的坐了下来,江百盛也回到了主位,看到桌上的茶杯,是小乌龟洗澡过的,就向一旁的仆人吼道:

    “还不捡下去?”

    仆人连滚带爬的走了过来,然后双手战战兢兢的捧着茶杯离开了。

    小乌龟也是悠哉悠哉的回到小珊珊的肩膀上,还假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真是,脸皮够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