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侠修真 > 异界的修道者

章节目录 第126章 圣物?

    就在麦格尼.铜须与炎魔激战正酣之际,埃文.利拉德等人也悄然来到了唐斯、诺曼的身旁。

    看着眼前惊天动地的大战,埃文.利拉德露出了深深的惧意,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场面,那四散余波要不是有着唐斯和诺曼两位斗圣的抵挡,他恐怕已经远遁了。

    虽然埃文.利拉德的父亲是利拉德主教,但是他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展现出全部实力,所以对于他父亲这个层次的强者有多强,他压根是不知道的。

    现在麦格尼.铜须与炎魔的战斗,让他彻底知道了什么叫圣级强者,唐斯和诺曼不过是因为他父亲的威势才对他和颜悦色,甚至还要讨好于他。

    此时的唐斯和诺曼根本没有心情去留意埃文.利拉德的情绪如何,他们现在真是有种哗了狗的感觉。

    本以为这趟孤山之行虽会有一定的危险,但是却没有想到会遇到这样的场面。这根本就不是危不危险的事了,而是要不要命的事。

    虽同为圣级强者,但是在麦格尼.铜须这位矮人之王的面前,他们根本不堪一击,就像婴儿面对着成年壮汉那样的无力,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刚开始他们俩也没有认出麦格尼.铜须的身份,但是随着麦格尼.铜须彻底爆发,他们马上就猜到了麦格尼.铜须的身份,这下他们都不由一颤,打起了退堂鼓。

    麦格尼.铜须之名在大陆上还是挺有名的,在圣级强者的排行之中,可以入前十,是绝对的顶尖强者。

    “两位大人,那个矮人是谁?”过了好一会儿后,埃文.利拉德才变得镇定了不少,但语气还是有些微颤地问道。

    “麦格尼.铜须,铁炉堡之主,铜须矮人之王!”诺曼闻言后,声音有些僵硬甚至畏惧的说道。

    “是他!”埃文.利拉德低声惊呼道。

    麦格尼.铜须之名,他可是如雷贯耳,他的父亲曾在他面前多次提及过,当然态度可不是那么的友好,但他也因此记住了这个名字。

    “不知大人现在有何打算?”唐斯头也不回地忽然开口道。

    麦格尼.铜须在此,即便有炎魔将他缠住,但是他们也不可能会有什么可乘之机,贸然行动一旦被发现,下场会极其惨烈的。

    唐斯虽然有时候性格会有些刚直和莽撞,但是他可不是个莽夫,如果是莽夫也无法在黑暗教廷这种地方生存下来,并且成长为一名斗圣。

    唐斯的话虽没有明言什么,但是言外之意已经不言而喻了。

    埃文.利拉德也不是纨绔之辈,听出了唐斯的意思。难道就这样退走,可是如果这样退走,我岂不是要成为他人的笑柄,决定不能这样离开。可是如果不走,面对着麦格尼.铜须也是无济于事。

    埃文.利拉德暗暗寻思着,神色也变得挣扎起来。

    眼下的局势对于他来说,真的是进退两难。退则会辜负自己父亲对自己的期望,同时也让自己成为圣庭的笑话;进又是强敌在前,稍有不慎就是灰飞烟灭。

    唐斯虽没有回头,但是却一直留意着埃文.利拉德变化,心情也莫名的紧张起来。

    诺曼则是紧紧盯着埃文.利拉德,神色也是有些凝重。

    站在埃文.利拉德身旁的洛伦佐等人则根本没有任何的发言权,神色惊惧地看着前方的战斗,同时也竖起耳朵听着埃文.利拉德的答复。

    “先静观其变,如果事有可为,那么我们在动手不迟,如果不行就退走!”埃文.利拉德挣扎了片刻后,才咬着牙沉声说道。

    “好!”唐斯和诺曼几乎在第一时间回应道,心神也是微微一松,他们也怕埃文.利拉德不顾一切的要趟这浑水,那就真的很糟糕了。

    有了决断后,埃文.利拉德等人在看向远处的大战,也不由变得轻松了不少。

    然而就在他们的心神几乎都击中在麦格尼.铜须与炎魔的大战时,埃文.利拉德身上的轮盘却是有微弱的光芒闪现,断断续续的很不稳定,因此也没有引起埃文.利拉德注意。

    如果按照埃文.利拉德之前的说法,一旦轮盘有反应,那么就说明他们要找的东西就在轮盘四周一公里的范围内。

    另一边,铜须矮人除了时刻关注着自己的国王与炎魔的战斗,也在低声讨论着。

    “吉姆尼,你看清楚刚才的那件东西了吗?”两位族老的一位忽然沉声对着吉姆尼.铜须问道。

    “回禀科林大人的话,只看到了一些轮廓,有点像是战锤的样子。”吉姆尼.铜须回忆了一下后,才对着这位族老说道。

    “你确定?”被称为‘科林’的族老神色一下子就变得激动起来。

    之前在进入宫殿进行探查时,是由吉姆尼.铜须带的队,他与另外一位族老还有麦格尼.铜须都是在宫殿外,因此并没有在第一时间看到宫殿中的异样。后来他们听到通报后才踏进宫殿,结果炎魔就出现了,所以什么都没有看到。

    “不是很确定,但是大致就是如此!”吉姆尼.铜须也不敢确信,当时的环境很幽暗,只是靠着一丝火光的照耀才能看到了一些轮廓,像是一把战锤嵌在地面中。

    “如果真是的是把战锤的话,那么很可能就是我们矮人族遗失的圣物!”科林族老激动地说道,但是他说的话并没有引起另外一位族老的共鸣。

    “好了,不要捕风捉影,即便那是把战锤,也不能说明什么,更不可能就断定这是我族的圣物!”另外一位族老沉声说道。

    “庞伯,你太过谨慎了,如果那真的是圣物呢?”科林族老闻言神色不悦地说道。

    “那也要确定了再说!”被称为‘庞伯’的族老各执己见地说道。

    “哼!”被庞伯族老这么说,科林族老一下子就哑口无言了。

    什么叫确定了再说,现在连宫殿都灰飞烟灭了,怎么给你确定,简直就是在说笑。

    “我虽然没有无法确定那件东西就是把战锤,但是我能确定在它的旁边摆放着一件王冠,而且还是黑色的!”吉姆尼.铜须语气肯定地说道。

    “黑色的王冠?”科林和庞伯两位族老不由低声自语道,同时陷入了沉思中。

    “难道?”片刻后,两人的神色变得兴奋了起来,不由对视了一眼,他们几乎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与自己一模一样的猜测,这一刻他们都不由想到了一个可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