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直播未来两千年

章节目录 第464章 不可思议的真相

    所以林和清这通电话打过去,询问两天前送过去的李乐辰的血液样本检测结果如何,这位中心主任还真的回答不出来。

    但他下意识就觉得这里面有情况。

    于是在电话里就定下了基调:“检测过程中发现有特殊情况,现在正在进一步检测。”

    “什么特殊情况?”

    林和清因为只注意这句话,心里一阵狂喜。

    主任自然是回答不出到底什么特殊情况,他只知道,副院长亲自打电话过来询问这个李乐辰的血液样本检测情况到底如何,肯定是有问题的。

    但他不可能当即回答这个血液样本到底有没有检测出SW18病毒,这是客观存在的事,造不得假。但既然他能说出“有特殊情况”这种话,自然可以通过进一步的检测,最终真的检测出来什么异样。

    毕竟可以通过血液检测的项目太多太多了,简单的可以是血型,血常规,复杂的可以检测肿瘤指标,甚至还能检测遗传物质。

    总之,如果要细细的检查一个人的血液,真的可以检查出很多东西。

    主任当下就决定,他要非常非常认真的去检查手头那份李乐辰的血液样本,然后就能把他之前说的“有特殊情况”这句话给圆回来了。

    挂了电话的林和清,还真的就把一部分希望寄托在血液检测中心那边了。然后他自己继续分析手头的资料。

    除去三张CT报告已经明朗化,两份血液样本因为有特殊情况还在进一步检测,剩下的主要就是视频资料和基础登记资料了。

    林和清不是第一个质疑这些视频资料的人,但他绝对是第一个将所有视频资料摆放在一起细细进行分辨的人。

    要说遇到像林和清这样钻牛角尖死磕的人也不多,毕竟谁闲着没事儿干逐帧逐帧去分辨那些哪怕连续看都需要看上好几天的视频资料呢?

    但林和清还真的就这么干了。

    他把视频分成三大类,第一类是普通住院区,第二类自然是隔离治疗区,第三类是零星收集到的有关李乐辰的其他视频资料。

    林和清之前一直查看着从李乐辰进入隔离治疗区开始一直到失踪这段时间的监控,后来又广泛的看了医院各个区的其他监控,这才偶然发现出现在行政楼的目标。

    现在重新翻出之前的视频资料。

    这回是直接将第一类和第二类视频资料进行对比,而且还是放大对比。

    这一对比,还真让林和清看出了一点异样。

    在隔离治疗室里的李乐辰,跟最后在行政楼出现的李乐辰,穿着的病号服颜色居然有差别。

    病号服都是一样的没错,但因为存在新旧关系,新的看上去颜色鲜艳很多,而旧的就会显得暗沉。很明显,隔离治疗室里李乐辰穿了一件挺新的病号服,甚至还有折痕,但出现在行政楼那天,李乐辰穿着的病号服却很旧,旧到裤脚针线都漏了。

    裤脚......

    如果不是注意到裤脚的针线,林和清还真不会特别关注到这个细节。毕竟这两段视频并不是同一个时间段,而是隔了近两天。两天时间,也是存在换过病号服的可能性的。

    但林和清眼底突然放光,显然他注意到的不只是裤脚的针线,关键还有脚踝上的伤痕!

    没错!出现在行政楼的时候,李乐辰不仅穿着旧的病号服,他的脚踝上还有伤痕!

    放大。

    再放大。

    果然,本就有点显短还漏了针脚的裤脚下面,脚踝背面,一片明显的擦痕。

    这并不是一般撞击导致的淤青,而是受伤后的擦痕,并且这个擦痕还经过处理。若不然,也不会那么明显。

    林和清赶紧调出隔离治疗区那边关于李乐辰的视频,专门挑可以看清楚脚踝的那部分来看。

    真是感谢医院里的病号服做的普遍偏肥偏短,尤其在上下床的时候,脚踝那一块就明显露出来了。

    没有。

    没有任何伤痕。

    现在问题就出来了。

    如果隔离治疗区里的李乐辰就是后来在行政楼出现的李乐辰,那脚踝上的伤是哪里来的?

    虽然中间有两天的失踪期,可这个伤经过处理,又是哪里给处理的呢?

    林和清的脑子里,已经把那个大胆的假设具体化了。

    他假设真的有两个李乐辰曾经同时出现在云和第一人民医院,一个感染了SW18病毒,一个在鑫海大桥事故中受伤。

    然后,那个在鑫海大桥事故中受伤的李乐辰,借着那个感染了SW18病毒的李乐辰失踪,成功代替了他,并且因为这个在鑫海大桥事故中受伤的李乐辰并没有感染SW18病毒,所以他顺利出院了。

    不得不说,通过这种死磕,林和清真的很接近真相了。

    也确实,如果周蜜没有感染上SW18病毒,如果F001号没有用那么夸张的方式当着众人的面感染,如果没有鑫海大桥事故,李乐辰躲在某个地方呼呼睡上三天,那么,这个真相可能也不会被发现。

    毕竟,李乐辰也不是什么名人,真的没人会像林和清那样在这么一大堆的视频中死磕。

    因为已经相信了自己这种猜测,林和清更是朝着这个方向去查。

    然后,就真的让他从其他视频资料中发现了更多问题。

    例如,在李乐辰给顾晓蔓捐献骨髓那一天,周蜜居然说她跟李乐辰在一起呆过一个下午,因为这个原因,她还被隔离观察过好几天。

    也就是说,那个时候也出现过两个李乐辰。

    可是,从李乐辰的个人信息来看,他根本不可能存在双胞胎兄弟。那么,第二个李乐辰是怎么来的?

    所以,现在问题是出来了,怎么找到答案却难住了。

    显然,李乐辰本人在这件事上是肯定不会承认的,就冲着他在鑫海大桥事故中只是受了腿伤,居然还能谎称失忆,就知道他绝对是在给另一个李乐辰打掩护。之后明显又是说好了进行替换。

    而且,那个之前感染了SW18病毒的李乐辰是真的失踪了。

    此时的李乐辰自然不知道他最担心被有关部门抓过去切片研究的真相,已经被人扒拉得差不多了。他还在为了免除人类即将面临的可能死亡八千多万的恐怖病毒而努力。

    并且,这个努力已经很接近既定目标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