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幸福武侠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都是老江湖

    秦红棉拉着秦朝一脚踏出房门。

    甘宝宝、钟万仇也从外面窜了进来。

    “师妹,我察看了一下,朝儿后面并没有人吊着。”甘宝宝说道,钟万仇咧嘴一笑:“我就说这小子鬼精灵,怎么可能是中了敌人的诡计,反把人带来,啧……啧……乐刀兄弟有这样的虎子,让人羡慕呀!不过,那几个孙子也够大意的。”

    甘宝宝嗤的一笑:“可不是大意,而是笨,被一个孩子给跟踪了,这还是老江湖……”

    甘宝宝和钟万仇先前如临大敌,现在和秦红棉一样,完全放下心来。

    秦朝眉一皱。

    “姑姑,这次来的可有七人!”秦朝直接说道。

    “七个?”

    秦红棉、甘宝宝、钟万仇一愣,连看向秦朝。

    “除了花云秋、麻秋生外,还有‘十字刀’卫辉、尚家剑法高手尚秦、谭柏秀、孟范、王金。”秦朝说道,时间紧急,他也顾不得详细介绍那些人的拿手功夫和外号。

    可秦红棉、甘宝宝、钟万仇都是老江湖,岂能没听过这些人的名号。

    “你说什么?”

    甘宝宝眼神凌厉的瞪着秦朝,“这次来的,真的有尚秦,那纵横明南三州的尚秦?”

    “就是那个尚秦。”秦朝一点头。

    “谭柏秀可是使一柄四尺长剑的?”

    “是!”秦朝再次一点头。

    秦红棉、钟万仇、甘宝宝脸色都凝重起来。

    “尚秦、卫辉且不说,那谭柏秀一手阴浪剑据说传自东洋,十分阴狠毒辣。”钟万仇声音低沉,“哈哈,这次真玩大了,卫辉、尚秦、谭柏秀,再加孟范,王金、花云秋、麻秋生,来得可真够齐的,也好,老子好久没开杀戒了,这次真的可以杀个够本!”

    “没错。”

    秦红棉眼里闪着寒光:“我这把修罗刀,好久没饮人血,都饿得光茫黯淡了,来得好呀,这次,总算可以让它一次吃个饱,免得夜夜壁上鸣。”

    七个!

    而且还有谭柏秀、尚秦、卫辉这等高手,若是以往,三人会杀不赢便三十六计走为上,逃绝对能逃走,可这一次秦朝也在,也让三人有了顾忌,他们三个逃,可十一岁的秦朝怎么办?

    先前秦朝是追踪而来。

    可那一方面确实是秦朝这孩子谨慎,轻功也行,可最重要的应该是,是那七人这次人多了,反而大意了,一次疏忽就让秦朝捡了个漏。

    所以,只能杀,尽量杀,实在不行再逃走。

    “走,西边有一处密林,那里地形复杂,树灌密布。”秦红棉低声道,“钟大哥,甘师妹,你们带着小朝儿去那密林,我先去伏击一下,运气好先射杀一两个,而后顺便将他们引入密林。”

    钟万仇、甘宝宝眼睛也一亮。

    “小朝儿,你既然先来一步,应该知道他们大概会从哪里攻来吧?”秦红棉看向秦朝。

    秦朝手一指右边一个方向:“他们走的是那条路,按速度二盏茶必到。”

    “二盏茶,好!”秦红棉眼睛一亮,松开秦朝手,身子已经窜了出去,“师妹,小朝儿就交给你了,绝对不能让他出事。”说着话,人影已经到了十丈外直奔秦朝指的那条路。

    “宝宝,我们?”钟万仇看向甘宝宝。

    甘宝宝微微颔首:“秦师姐作为第一波伏击,你便是第二波,我带着小朝儿去密林安置好。”

    分三波伏击,一沾即走,这样便是敌明我暗,可以说最大程度将优势扳到了自己手中,秦朝也点头,这是最好的方案。

    “你和师姐自己小心,别逞强。”

    甘宝宝叮嘱一声,一拉秦朝手,“跟我来!”往西边走了约半里,秦朝眼睛一亮。

    夜色很黑,可秦朝眼力不错,明显看到前面一个缓坡,高高矮矮有着松树、枫树,以及各种不知名树类、巨藤、灌木甚至巨石,而且这坡中还有倒着的合抱粗木。

    “巨石、大树、藤灌,这就像一个八阵图,姑姑眼光倒是不错。”

    狭隘复杂地形,很难形成有效合围,这时要的是身手灵活,动作快人一线,人多人少反而不是特别重要,真正的高手在这种地形里游击似的伏击,一人全歼来敌都是有可能。

    而这坡,不是复杂,而是非常复杂!

    几个呼吸后。

    “朝儿,就这里,嗯,这里面有些机窍,你小心点,紧跟着叔母的脚步,别乱走。”甘宝宝拉着秦朝进入坡林中,步子很慢,这时秦朝才发现,这些或树下,或巨石旁,或藤灌里,居然还有着一个个或深或浅,或大或小的坑洞,甚至山沟,甘宝宝对这些洞很小心避开。

    “这坑里有些是有削尖的竹子,有些里面积了很多水扔了角铁、三角钉,兽夹……总之,你可千万别掉进去了。”甘宝宝低声说道。

    秦朝忽然心中一动,道:“叔母,这里的洞和巨石是你们弄的?”

    甘宝宝脸现诡异嘲讽,而后一点头笑说道:“主要是你那胆小的钟叔叔给弄的,狡兔三窟,万劫谷也不一定安全,而这里……”她没继续说下去,显然这里还有些其它机密,甘宝宝继续笑说道:“当然,这里也有我和你姑姑的帮手。”她带着秦朝走了约十多丈后。

    “就这,你好好躲在里面。”

    甘宝宝拔开岩石旁一堆乱草,松开秦朝的手:“这洞很小,只能容纳一个人,你先进去,我在外面。”

    秦朝这时也发现乱草里一个桶大的洞口黑黝黝的,他感应很灵敏,感应了一下,里面并无蛇狼等动物,便钻了进去,果然里面很小,容纳了秦朝身子后,剩下的空间并不多,秦朝又从里面钻了出来。

    “现在呆在外面也好,可等下来了人,你便钻进去躲着,杀敌的事自有我们。”甘宝宝笑了下,转身走到一旁弄了些长草树枝,几下便扎成一个东西,只见她将这东西放在不远处一棵树杈上。

    秦朝眯着眼看。

    “这草人放在树杈上,夜晚倒是能迷惑人,嗯?”秦朝瞥向甘宝宝,只见甘宝宝在那草人旁岩石里一钻,那里居然也有一个洞,甘宝宝便躲在里面。“叔母倒是聪明,若我是来敌,追到这,猛一看到树杈上那个人影,心里也打颤,一旦将注意力放在提防那‘草人’上时,叔母从岩石中突然杀出……”秦朝眯着眼。

    “朝儿!”甘宝宝声音传出,“他们很快就会到来,你快点躲好。”

    “好!”秦朝一点头,钻入草丛,却并未躲入洞中。

    “这次姑姑暴露自己隐居地点,约了钟万仇、甘宝宝做帮手,显然是打定了一劳永逸,不过一下子来了七个。”秦朝缓缓解下腰间的柴刀,抓在手里,没一会儿。

    “嗯,来了!”

    秦朝看向远方,隐约听到喊杀声。

    “只有喊杀,没有打斗?”秦朝一皱眉。

    远处,秦红棉俏眉蹙起。

    “我这一次蓄势偷袭,对准最后那个身手弱的,瞬间石头,修罗刀,毒箭齐发,可他……”以秦红棉的身手,在这黑夜里,而且又是出乎意料的突然偷袭,而且是偷袭七人中最弱的一个,居然都差点被别人躲过,只是因为运气,毒箭擦破了对方的皮肤,中了毒,这才让秦红棉干掉。

    “这么警惕,身手也这么强!”秦红棉心情很沉重,也好奇,“那小朝儿是怎么追踪十数里的……”

    秦红棉脚步如飞,奔跑着,偶尔回一下刀,挡回身手最强,也轻功最好的谭柏秀。

    “秦红棉,你跑不了的,哈哈……乖乖束手就擒吧,我们兄弟让你快活快活,绝对能让你尝到……欲仙欲死的滋味,哈哈,放心,兄弟们都是怜花惜玉之辈……”

    身后污言秽语不时响起,秦红棉眼中闪过一丝愤怒。

    “该死!”

    江湖混,女人天生就是弱者,这些淫秽脏话秦红棉不是没听过,可此刻……

    “小朝儿就在那边,这些人却说这些,小朝儿天生早慧……”秦红棉咬着牙,只能逃,背后六个都超出她意料的强大谨慎,想要干掉一个根本不可能,正常的边打边逃,只可能将自己陷入到对方包围圈中。

    转眼冲到一处山崖旁。

    秦红棉眼角露出一丝期翼,而后她装作一个趔趄,谭柏秀、卫辉、尚秦、花云秋、孟范、王金大喜,连包插过去。

    “锵!”“锵!”“锵!”

    身手最好的谭柏秀、卫辉、尚秦瞬间和修罗刀接上手。

    “修罗刀,这次看你往哪儿跑?”旁边花云秋眼中大恨,刚不久死去的那个正是他数十年的好兄弟麻秋生。“死!”花云秋狠狠一剑刺过去。

    就在这时——

    “轰~”

    一道刀光从天际降下,直奔花云秋。

    快!刁钻!而且正是在花云秋已经出刀了,一时无法转招时送来,这是一招必杀的死神之刀。可是——

    “哈哈!”

    花云秋嘴角闪出一丝狞笑,“等的就是你!”明明已经刺出的剑,却能折了回来,同时身形也快速闪了出去,作为一个生死中打滚的老江湖,无数次死里逃生花云秋,怎能不提防对方埋伏,就在修罗刀趔趄时,花云秋心里便是一紧,就提防着这里是不是另有埋伏,那山崖壁上是不是有坑洞藏了人。

    果然!

    “锵~~”

    剑打在那刀光身上的声音响起,花云秋毫发无损。

    “怎么会这么机警强大?”

    钟万仇心里震惊莫名,而后脚一弹山崖壁,身子冲出插入秦红棉打斗处,一刀劈向谭柏秀。

    “走!”

    低沉的男子声音响起,秦红棉连一冲,从尚秦和卫辉的空隙中冲出,袖箭一指谭柏秀,毒箭射出,身形却冲向西方,钟万仇得秦红棉毒箭相助,也一下摆脱谭柏秀纠缠,全力冲向不远的密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