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幸福武侠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力丹田

    紧跟着‘锵’的一声,显然是利剑出鞘。

    “是我!”秦朝连说道,那道警惕的女子声音十分熟悉,正是霍二小姐。“青姐姐,别动手,我是小朝!”秦朝说道,眼光一扫,隐约看见床边一道捏着剑的模糊人影坐了回去。

    “小朝?”

    床上的女子嘘了一口气,‘锵’的一声将剑插回剑鞘,疑惑道:“你不回自己房,深更半夜跑到我这里来干嘛?而且不敲门也不出声,从窗户口悄悄的跳进来,我还以为是……采……采……是贼人哩,幸亏我叫了声,要是直接一剑砍下,你的脑袋都搬……下次可不许这样。”

    “青姐姐,这房间……”

    秦朝吞吞吐吐道:“这房间其实是我的,我还奇怪门怎么被锁住了。”他说这话时一双眼珠微微转动,眼睛向右上瞥。

    “你的?”

    霍青脸上微微变色,她沉默了一下,才说道:“糟了!”

    “怎么糟了?”秦朝好奇道。

    “进喜儿带我进来的睡房就是这房间。”霍青低声道,“我先前看你进过这房,所以睡觉前还特地询问过是不是这间,她说是,我让她换一间,她又说这间是夫人吩咐的,现在夫人和老爷都不在,她没权利,而且我又没见你人在里面,我还以为,你的客房换到别的地方了,没想到你还是在这房里,看来他们把我们俩……”说到最后一句,声音更低不可闻。

    秦朝一笑:“我去找钟叔叔家的丫头和姑姑的徒弟,就是那个钟灵和木婉清,找了好久,才回来,没想到……青姐姐,一间就一间吧,大半夜的,别劳烦人家换房了,我就想跟你说说话。”

    “这……”霍青迟疑着。

    秦朝已经自顾自的脱着外衣,又叫道:“青姐姐,水在哪里?我洗下脚。”

    “左边小屋里,没热水,只有温的。”

    霍青皱着眉坐在床上,她也看出了,两人都被安排在同一间房中显然是有意的,只是不知是钟万仇,还是甘宝宝甚至是秦朝这男孩的主意,钟万仇、甘宝宝不在,就算去外面找仆人,肯定也不会安排新房间。

    很快秦朝从左边小屋里走了回来。

    “青姐姐,你睡里面吧,我喜欢睡外面。”秦朝说道,三二下便洗完脚,穿着条短裤坐在床上。

    霍青一咬牙,扯了件衣,包裹住只穿单薄肚兜亵裤的身子。

    “反正他才十一岁,还是个孩子,我和他也没什么。”霍青往被窝中一钻,背着秦朝往里睡着,睡了半天,只感觉床边秦朝淅淅索索的声音,并没发现秦朝钻进被中来,不由好奇转过身来,只见秦朝靠床沿躺着,双脚勾住床栏杆,上半身一仰一坐做着一个奇怪的姿式。

    内功修炼一般是求静不求动,或坐或睡安静调息,秦朝动作显然不像是修炼武功。

    霍青好奇看着。

    秦朝做完那上半身起伏动作后,趴着,双手放在脑后,依旧双脚勾着床栏,上半身却悬于床外,一弯一直的,而后单腿抬起,又或一蹲一起的,一个又一个动作,每一个都做了许久,这才坐在一旁休息。

    “这是你秦家五虎断门刀功法么?”霍青终忍不住询问。

    秦朝一笑,摇头道:“不是,这是我自创的,叫做‘力丹田’。”

    “自创的力丹田?”

    霍青瞪着眼睛,这‘力丹田’是秦朝前世内家拳里的名词,她自然从未听过。

    “嗯,这个也算是一种技巧。”秦朝说道,“‘力了丹田’后,能凭空增加二百斤力气,没学过武的文人学士也敢上沙场一搏了。”

    霍青不由嗤的一笑,明显不信。

    “你看这丹田区域,有些肌肉,平时人们根本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除非扭伤了腰,但是练到之后就会体会到人身上这几个最死关节里蕴含着最强的力量。”秦朝继续说道。

    人体肌肉,是用进废退的。

    野兽的耳朵能竖起来,能张开,也能控制一定的张开方向,野兽耳朵能动,人其实也一样能控制耳朵,可人类远离丛林生活,这肌肉虽然存在,可能控制耳朵动的人却少了,秦朝前世,只有三个认识的朋友耳朵能动,而这有天生,也有是通过特殊训练练出来的。

    丹田区域几块隐性肌肉,性质和耳背肌一样,正常感应不到,更用不到,可前世科学发达,秦朝是知道这几块肌肉位置的,而且内家拳有练法,也是专练这几块肌肉。

    “这几块肌肉的力量,是原始的野兽之力,真正的本能之力。”

    “青姐姐,你看过虎豹奔袭猎食时的情景没有,强大!迅速!特别是那种动作看上去就是力量的化身,完美的享受,那种感觉,其实是虎豹全身肌肉非常协调后产生的感觉,也只有全身肌肉配合完美才能发挥最大的力量。”

    “而要完美协调,力量发动源泉便在这几个丹田附近的几个部位……”

    ……

    秦朝随意讲解着。

    霍青开始还嘴带嗤笑,可很快嗤笑消失,脸色便严肃了,俏眉也蹙了起来。

    “所以,腹腔这个隔膜之下,骨盆之上的球状空腔练得像皮球一个有弹性,便能有丹田之开合,才有全身骨节协调一致的开合,一纵身,便如虎豹纵身一样,可以大开大合,全身肌肉一瞬间同步伸展开来,嗯,青姐姐,这里有点难懂,你有什么要问的么?”

    秦朝停顿了一下,看向霍青,隐约见到霍青一双明亮的眸子定定看着自己。

    秦朝冲她露齿一笑:“既然你没疑问,那我继续说这腹腔,嗯,这里有几块肌肉的名字,我先给你解释一下……”秦朝其实就是没话找话,力丹田这些道理就算说得再清晰明了,也不是人家就认同的,因为其中很多道理不是说就行的,必须有反复的实验才能确定这定理是对还是错。

    秦朝讲完‘力丹田’,又在床边修炼了一阵奇怪动作,霍青只是看着不说话。

    “这白玉阳不愧是个**淫贼,他这养阳壮根修炼法效果倒是不错。”秦朝瞥了眼下身,得到白玉阳洞中遗留功法,才过了多久,他感觉自己下体都强大了一倍,**来时,仿佛钢铁一样。

    瞥了眼霍青,秦朝嘴角微笑。

    刚刚霍青问起,秦朝说是力丹田,这些动作里确实有力丹田,可那都是愰子,真正要修炼的其实是白玉阳留下的青元石中一些固肾养阳壮根,强壮男人下半身的功法。

    “五脏六腑,这修炼法主壮肾。”

    秦朝眯着眼,“水桶理论中,决定高度的往往是最短的那块木板,而不是最长的,我肾强,要是其它脏腑也能得到修炼功法,那才是最强的。”

    最后一个动作修炼完,秦朝掀开被子就这么钻了进去,立即感觉被窝里的人儿像受惊的猫儿一样,身子一颤,而后便是一僵,过了片刻才缓缓软下来。

    秦朝嗅着少女甜甜体香,身子挪近过去。

    霍青便觉一个热气腾腾,散发着剧烈运动后汗味,只穿短裤的火热阳刚身子贴了过来,连欲背转身。这时一只手伸了过来插向她脖颈下。

    “干嘛?”霍青低声道,秦朝不说话,手穿过霍青脖颈下,微微揽着她脖子,便将脸贴了过去。“你别……”霍青低低声音又响起,秦朝在她脸耳旁亲了一口,霍青微微一挣扎,动作软弱无力,“你……别这样。”霍青低声道,可秦朝嘴凑过去,寻着她眼下的脸蛋又亲了一下。

    “你……别,放尊重点!”霍青哀道。这次秦朝低‘嗯’了声,道:“好!”而后脸便贴着霍青的脸颊没再动作。

    “你……退后点!”霍青又道。

    可秦朝却没再动作。

    “你……别靠这么近!”声音再响起。

    沉默寂静!

    “求你,别抱着我!”

    “你的脸,别靠得这么紧!”

    ……

    声音断断续续响起,被窝中霍青心跳如鼓,一手护着胸部,一手护着下面,夜静悄悄的,不知什么时候霍青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次日清晨天放晴了。

    一缕阳光射入房中。

    霍青微微睁开眼,猛的身子便是一紧,而后便提不起力了,秦朝一条腿不知什么时候插入了她双腿间,半边身子趴在她肩膀处,依然是搂着自己脖子,可另一只手不知什么时候搂住了她腰肢。

    “小朝……该……起床了!”霍青低声叫道。

    “嗯!”秦朝睁开眼,脖子一伸,在霍青嘴角亲了一口,才抽出手脚,掀开被子起床穿衣。

    两人默默穿好衣服,秦朝推开窗子,阳光洒进来,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