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幸福武侠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穿肚兜的女孩

    洗刷罢,钟万仇、甘宝宝设宴款待,下午秦朝、霍青便在谷中住下了。

    夜朦胧,细雨飘飘。

    夜晚的万劫谷十分安静,树下的庄院走廊里,一道矮小的身影攸忽飘过。

    “这甘宝宝、钟万仇居然出去了,不住在谷中,下午就走了,应该是和姑姑一起会合,为的就是这次的伏击。”秦朝落脚无声,形动却极快,万劫谷中除了钟万仇、甘宝宝外,其余人就算有些身手,也只是粗浅工夫,即便是钟灵儿,修炼了内功,可年龄不大,也高不到哪里去,秦朝默默走在这庄园中便如入无人之境。

    “我听那丫环仆人的口风,似乎‘钟灵儿’和‘木婉清’就在这庄园中。”

    大庄园的大门关着,秦朝来到侧墙处,身形如灵猴一样攀上树,一个纵跃便落到了庄园外。

    “可中午宴席上,钟叔叔和甘宝宝却说钟灵儿和木婉清不在。”秦朝眯着眼,宴席上钟万仇夫妇说钟灵儿不在时,这两人倒是面色正常,可秦朝却发现不远处侍候的下人神色古怪,显然这夫妻俩在说谎。

    “为何要说谎?”秦朝皱着眉,忽然眼睛斜瞥向右前方,“嗯,那边也有座庄园。”

    顺着小路穿过树林,隐约见到这庄园和自己先前所住的正庄园大不一样,远远便瞧见飞檐吊角,非常精致灵动,朦胧夜色中依然显得十分漂亮。

    “这庄园怕是钟万仇特意为甘宝宝造的。”

    秦朝隐约记得天龙中段誉初入万劫谷,是甘宝宝接待的,那接待地点是进谷往左首走,而自己进谷时,却是往右首走的。

    “不过天龙中看得出这万劫谷非常大,今天下午应该也和青姐姐一起逛逛的。”午饭后,钟万仇、甘宝宝让丫环带着两人游逛万劫谷,秦朝觉得浪费时间,只是要了间屋子,躲在里面走凌波微步修炼北冥真气,倒是霍青饶有兴致跟着丫环逛玩了一个下午,晚宴后又跟着出去玩,也不知是不是故意躲秦朝。

    进入这小庄园,在瓦屋庭院里逛了逛,隐约听到有说话声。

    “木姐姐,怎么样我没说谎吧,那只小松鼠一点也不怕生人,又精灵古怪的,就是太好吃了。”

    “好吃和不怕人倒是真的,可精灵古怪那可没有,倒是你那只闪电貂,很聪明的,可喜欢吃什么食物不好,吃毒蛇,陪着你抓了一天蛇,我现在一闭眼脑子里都是蛇。”

    ……

    声音传来。

    “木姐姐?”

    秦朝眼睛猛的一亮,脑海中跳出一个名字——水木清华,婉兮清扬的‘木婉清’。

    这是一个在许多男人梦中出现的名字,秦朝前世每次看《天龙八部》的影视剧,第一吸引他的女角,不是洛神仙子一般的王语嫣,不是聪明伶俐得令人害怕的阿朱,而是这个清纯漂亮又个性十足的木婉清。

    木婉清,初出场时十分泼辣,动辄杀人,是个野性十足的乡下野丫头。

    可实际上狠辣的外表,只是她自我保护的一种手段,内心里的木婉清非常善良、单纯,至于她的容貌,在段誉的女人中,除了仙子一般的王语嫣外,便数她最为清冷出众。

    金庸第四次修改‘天龙八部’时,王语嫣最终离开了段誉,而段誉发现自己最爱的女人原来并不是王语嫣,而是婉兮清扬的‘木婉清’。

    木婉清!

    一个最后宁愿牺牲自己,也要让段誉幸福的女人。

    如果在前世做一个调查,天龙中你最想娶哪一个女子,她绝对排第一。

    “另外一个应该就是那个第一个出场的女主角,精灵可爱的邻家妹妹钟灵儿。”

    在秦朝看来,段誉的女人中,论理智,最好做老婆的一个女子应该就是钟灵儿,钟灵儿天真烂漫,单纯却不愚蠢,喜欢一个人便傻傻喜欢着,也不要求这,要求那,和她在一起没有压力,绝对能长命百岁。

    顺着声音转了几个弯,便见数十丈外树丛中一间小瓦屋,亮着灯。

    “木姐姐,什么时候把你那匹小红马借我骑骑。”

    “不行,黑玫瑰现在还小,不能骑人,钟灵,你家又不是没钱,让你爹给你买一匹不就行了。”

    “我爹不善养马,就算养了也没你那黑玫瑰一样通人性,你的话她都听得懂,要不你教我训养马,我教你养闪电貂?”

    ……

    万劫谷内天气比较温暖,屋内两女孩都穿着艳红的肚兜,露出雪白的胳膊背臀,赤着腿脚坐在床沿上说着话,秦朝来到窗外,眉一皱。

    “钟叔叔和叔母说钟灵不在,我要是进去……”秦朝迟疑着。

    这时——

    “今天那个小哥哥,叫秦朝吧,木姐姐,你见过他吗?听说是你师父的亲侄子。”屋内声音传出,秦朝顿时耳朵竖起来了。

    “没有,臭男孩有什么好见的。”

    “才不臭呢,爹娘不让我们见他,我偷听爹和娘说,那小哥哥长得好,举止又优雅,说话也得体,简直是另一个姓段的,这种人对女人来说就是个祸害,偏偏他小小年纪就会**女人,我和你又是山中长大,没见过多少世面的女孩子,要是和他一起,就太危险了,所以才不让我们见面。”

    听到这声音,秦朝懵了一下,脸上哭笑不得。

    秦朝不知道,他今天表现得好,在钟万仇心中留下不错的印象,可也表现得太好了,偏偏秦朝还在霍青胸前留下轻薄的证据。

    这样的少年。

    钟万仇这么敏感,哪里还敢将他往自家那个单纯女儿身边推,那不是送羊入虎口。

    而甘宝宝,想到段正淳身边一个接一个的女人,更是赞同丈夫决定。

    “这钟灵儿天真烂漫,有时就是没有心机,我还是别进去了,免得她和父母说起。”秦朝做贼一般凑近窗格,“钟万仇是我爹的朋友,他和甘宝宝对我招待也很客气,我也不能乱来。”秦朝也明白,自己毕竟是来做客的,晚上不在房中呆着,偷偷摸摸四处窜,这事绝不能露光。

    “嗯,这窗格倒是很严!”

    透过窗户只能隐约看到模糊的影子,秦朝一扫四周,抓住柱子,几下便窜到房顶,将瓦微微揭开,秦朝凑过去一看,整个人都一下崩紧了。

    一双明亮的眼睛正对上秦朝看过来的眼神。

    “我师父说,男人骨子里就是坏的,没几个好人,那个秦朝自然也是坏家伙,你爹娘做得对!”房中精致的木床上,十二岁的小木婉清仰着半个雪白的身子,看着上空的屋顶说道。

    “还好,我这只揭开一丝缝,她根本就看不到我。”秦朝这时也发现,那双明亮的眼睛虽然视线是对着这边,可其实并没有发现屋顶的自己,他放下心来打量屋内的两个女孩。

    片刻后。

    一道身影走在小路上。

    “真的和电视里的不一样,木婉清有点像演小仙女的‘百里涵香’,钟灵儿倒是和甘宝宝有点相似,现在的她比木婉清还漂亮,这两个小女孩,居然什么也不穿,就戴着个肚兜躺在床上。”秦朝心满意足的往回走,一闭上眼,脑子里似乎还是两个穿着红艳艳肚兜的女孩。

    没多久,秦朝回到自己的住处。

    “嗯?这门怎么锁了?”秦朝一愣,他记得自己离开前,明明没锁门,想了一下,他直接走到一旁窗户处,这窗户倒没反锁,轻轻推开窗,一跃而进。

    “谁?”一道警惕的声音响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