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幸福武侠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六年,岳老三

    秦朝连朗声道:“故人秦乐刀之子,前来拜会钟叔叔,劳烦这位姐姐代为通禀!”

    秦乐刀是刀中好手,钟万仇亦是一手大环刀江湖闻名,两人年少时行走江湖,互不服气,后在滇南武会上以刀对刀,战了千零八招,最后握手言和成为好友的事是武林美谈,秦朝这一报名号,便料定里面接待的少女定然清楚。

    不料——

    “秦乐刀?听你声音年纪不大吧,你是怎么知道我们这入谷口的?可有预约拜帖?”少女声音传出。

    秦朝一皱眉,掏出备用的帖子:“拜帖在此,还望姐姐通禀!”

    只见脚步声响,树后转出一个清秀丫环,十六七岁左右,警惕的瞥了秦朝和霍青一眼,随即满脸讶色,秦朝连递上帖子,丫环一只玉手接过秦朝递上的拜帖,扫了一眼:“我家谷主向来不随意接见外人,你们还有什么话要带到,简短点,说多了我记不住?”

    “你就说秦红棉的亲侄子有事求见。”秦朝说道。

    “啊呦,你是秦夫人亲人?”

    丫环尖叫起来,一拍胸口,长嘘了口气,“难怪知道这里……”她整个人似乎都轻松起来,嫣然笑道,“既是秦夫人的亲人,那请稍等,我这就去禀告老爷,咦,还真是怪了,最近秦夫人亲人总来这里……”嘀咕着转入树后脚步声远去。

    片刻后——

    “两位,老爷让你们进去。”先前那丫环树后转出说道,而后转身往里走去。

    秦朝连跟在她身后,想起她先前‘最近秦夫人亲人总来这里’的嘀咕,连笑着搭话道:“这位姐姐,如何称呼?”那俏丫环甜甜一笑,摆了摆手,紧紧抿着嘴不说话。

    秦朝又道:“哦,我知道了,你叫‘进喜儿’吧?”

    那丫环本是笑盈盈的,这时‘啊’的一声,连又捂着嘴,只是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秦朝,似乎在说你怎么知道?

    秦朝一愣,眼神奇怪的看着这丫环。

    他记得书中段誉去万劫谷求援,正逢钟万仇接待四大恶人中的南海鳄神岳老三,而被钟万仇派出招待南海鳄神的就有一个叫‘进喜儿’的人。

    这进喜儿恭恭敬敬称南海鳄神为‘三老爷’,而不是‘二老爷’,结果这就犯了南海鳄神的忌讳,被打得头破血流,总算没死,又因南海鳄神询问他时,说南海鳄神是‘好人,不凶恶’,而非‘大恶人’,又犯了忌讳,被南海鳄神咔嚓一声扭断了脖子。

    秦朝看书时,对这善良却倒霉透顶的路人甲记忆深刻,现在拿这名字戏弄眼前少女,可看这少女神色,似乎真就是那个‘进喜儿’。

    “书中似乎没写‘进喜儿’是男子还是丫环,想不到是个这么清秀的俏丫环,可如果真是进喜儿,那一定要提醒一下。”

    天龙原书中进喜儿的死,可以说是非常冤和不值。

    秦朝脸上顿时堆起笑,眯着眼看着俏丫环道:“你一定在问‘我怎么知道吧?’,告诉你,我会算,一掐指算出来的。”

    丫环紧紧捂着嘴巴眨了眨眼,又摇了摇头,似乎不信。

    这时旁边转出一个二十四五岁作家人打扮的青年男子,笑着向秦朝、霍青点了点头:“二位贵客,请往东边正厅喝茶。”又看向丫环,“进喜儿,你带他们去东厅,老爷先前疏忽,刚刚看了拜帖才知这位公子居然是知交好友之子,你记着,他父亲秦乐刀,江湖人送外号‘东山虎’,一手刀法不在老爷之下,秦公子来了就是自己人,他和你说话也是看得起你,你没必要捂着嘴,嗯,好生招待,我先去了!”说完匆匆离开。

    进喜儿这才松开捂嘴的手,好奇的看着秦朝。

    秦朝冲她一笑,掐了掐指道:“刚刚去的那位是‘来福儿’吧?”和进喜儿一起招待南海鳄神的就是来福儿,秦朝对这人也有印象,算来现在也就二十四五岁。

    进喜儿樱桃小嘴一下张圆了。

    “你打听过我们?”进喜儿终于开口,可随即也觉得太荒谬,人家是什么身份,哪会花费大力气来打听万劫谷中丫环仆人信息?

    霍青也怪异的看着秦朝。

    秦朝冲进喜儿眨了眨眼睛,一幅高深莫测。

    “那……”进喜儿看着秦朝,眼珠一转,“那你能猜到在这之前还有谁来了?”

    秦朝一笑:“你不是说秦夫人的亲人么?我猜是一个漂亮小姑娘,是不是?她叫木婉清?”这么说也不是完全没道理的,秦红棉离开秦家寨后,便完全和秦家寨断绝关系,可秦家对她的消息并非真的一无所知,她身边的人,尤其是亲人也就一个木婉清,不可能有其她人了。

    果然进喜儿嘴又张开了,随即眼里迸出兴奋的光芒。

    “秦公子,那你能不能替我算算命?”进喜儿期望的看着秦朝。

    “我一天只算三卦,超出三卦就不算了。”秦朝看着进喜儿,见她一脸失望又说道,“不过先前算你名字时顺便算了一下。”

    “那秦公子,你能不能给我说说?”进喜儿捏着衣角渴望的看着秦朝,“你要多少钱一卦?”

    “钱?”

    秦朝脸一沉,声音也严肃起来,眼睛看着进喜儿道:“我这一门的规矩,上卦收金不收银,你一个丫环付不起,可下卦,有血光生死之灾的,分文不取,而你的……”秦朝沉脸看着进喜儿,见她脸色有些变化,才沉声道:“你的是后者,要不要听?”

    “后者?那就是……”

    进喜儿脸色一下白了,她咬着唇领着两人穿过一片树林,走上右首的石板路,这才低声道:“秦公子,我还是要听听,有没有化解办法?”

    秦朝一点头,沉声道:“我只说一遍,记住,六年后,你们老爷将会叫你去接待一个叫‘岳老三’的人。”

    “六年?岳老三?”进喜儿咬着唇,凡说卦算命,向来只说大概,这种连人名,具体时间都有的,还是第一见到。

    “这姓岳的,你们老爷定然会让你叫他‘三老爷’,可你见了他万万不可称‘三老爷’,只能口称‘二老爷’,倘若他问你心里是不是在想他是个恶人?恶得不能再恶的恶人?你千万不可违心说他是好人,一定要点头,说他是大恶人,你把他说得越凶恶,他便越高兴,知道了么?”

    进喜儿、霍青皱着眉。

    天下有本身叫‘岳老三’的,偏让人叫‘二老爷’的人么,而且这人不喜人家说他是好人,反而要人家骂他是恶人?更是匪夷所思。

    这时前面出现一栋大庄园,远远的便见庄园里正厅内站着一位汉子。

    “进喜儿姐姐,我的话便到此了,你可千万要记在心上,否则能不能活过六年,可就说不定了。”秦朝严厉叮嘱了一句,便大步向着庄园走去。

    “青姐姐,呆会儿你也跟着我叫谷主钟叔叔便是。”秦朝低声说道。

    霍青脸微微一赧,她霍家镖局和万劫谷不熟,她霍青和钟万仇更是从不相识,按江湖规矩,第一次见面应该称钟万仇为‘钟谷主’,倘若称‘钟叔叔’,显然是把自己当成秦朝的……那个了。

    她沉默了半天没应声也没反对。

    进入大庄园,没多少步三人便到了正厅外。

    “可是秦朝贤侄?”一道粗豪的声音大大响起。

    “正是,里面可是我钟叔叔?”秦朝连高声道,拉了一下霍青衣袖跨入正厅,瞳孔不由一缩,倒吸口气,正厅中央站着一个极高极瘦的汉子,这汉子眼睛生得甚高,一个圆圆的大鼻子却和嘴巴挤在一块,以致眼睛与鼻子之间,留下了一大块一无所有的空白。

    正是生就一张马脸,天龙八部中大名鼎鼎的‘马王神’钟万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