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幸福武侠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千万别推辞

    秦朝转头一看,顿时笑了:“花兄,麻兄,怎么?睡不着?”

    “关兄弟不也出来散心么,这么早,谁能睡得着。”透过窗格,花云秋站在房中冲秦朝笑道,麻秋生却是一旁将房门打开,招手道:“关兄弟,进来坐坐,兄弟有些拳术上的疑问,正好请教关兄弟。”

    “这……不太好吧?”秦朝虽如此说,脚步却踏了进去。

    这间房比秦朝的客房还略小一点,中间一张桌子,摆了两坛酒,几叠熟花生,花云秋、麻秋生请秦朝在桌前坐下:“关兄弟要不要喝一杯?”

    “我喝茶就是。”秦朝淡笑,自己倒了杯茶。

    “茶清淡,余味悠长,喝茶好呀,老麻,我们也喝茶。”花云秋将碗中酒泼掉,倒了半碗茶,才向秦朝笑说道,“关兄弟,你是武林世家,名门出生,武学见识自然是高的,我兄弟俩今天也是运道好,遇见了你,正好能解决一些积年武学问题。”

    “这个……我年小见识少,怕是……”秦朝假意推脱。

    麻秋生不待秦朝说完就插嘴道:“我听说古人七岁作宰相,关兄弟年纪是小了点,可有的人年小智慧高,有的人空活百岁懵懵懂懂,关兄弟莫要推辞,就算指点不上,也没什么,这些武学疑问,本就是十分艰难的,怕是绝顶武学高手也未必能全答出,不然我兄弟俩也不会现在都弄不明白。”

    “对,关兄弟尽管放心。”花云秋也连道,“就听当故事,打发时间,指点不上也没什么嘛,若能让我兄弟俩略有所得,定然感激不尽。”

    秦朝依旧一脸为难,心里冷笑,先前酒席装得太像,这两人真把我当成关家人了。

    花云秋和麻秋生对视一眼,花云秋说道:“我俩早年有些奇遇,得到一门功法唤作‘鱼龙九变’,可惜我俩资质驽钝,观看这门功法,多有不懂之处,苦于没有高手请教,多年自己参悟终归进境不大,关兄弟千万帮忙看一看。”说着话,麻秋生从贴身处取出一个油包,打开层层包纸,露出卷半尺来长的黄帛卷。

    “关兄弟,千万别推辞!”麻秋生将帛卷在秦朝身前摊了开来。

    秦朝心里冷笑:“武功绝学一向江湖人保全身家性命,用来吃饭糊口的家伙,何其重要,这两人却将其拿了出来,将有所取,必先予之,也罢,看他们搞什么名堂。”

    “这可是你们的绝学,我看了,不太好吧?”秦朝眉心拧成了疙瘩,假意别开脑袋不去看帛卷。

    “关兄弟说笑了,绝学,要是绝学,我兄弟俩也不是现在这模样。”

    “对,在关家面前,这等功法也就是不入流的小功法而已!”

    ……

    花云秋、麻秋生再三劝说,秦朝这才眼睛看向那帛卷,只看了没几眼,心中就是一笑。‘鱼龙九变’,功法名字起得很有气势,实际上还真是一套不怎么高明的功法。

    其实这也是秦朝来这世界后,所阅功法最低都是五虎断门刀这种人级功法,又得到白玉京遗产,作为采阴补阳的功法,白玉阳能舍不得抛弃,留下来的又岂能太差?至于后面看到的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更是不用说。

    看了这么多上乘功法,眼光都养叼了。

    再看‘鱼龙九变’自然有些瞧不起。

    随意的翻看着帛卷上的功法,秦朝神情很有些漫不经心,打不起兴趣的样子。

    “不愧是武林世家,关家出来的子弟。”

    花云秋、麻秋生看了心中暗赞佩服,这门功法虽然不是两人压箱底的货色,可也还过得去,平日里若非自家人是看不到的,外人,秦朝算是第一个有幸观看的,可看他模样是真不瞧在眼里。

    看了一遍,秦朝将两个特殊之处记在心里。

    “这门功法确实很不错,嗯,这里走步时,右脚向外撇半分效果更好……”秦朝说道,他现在对武功的风识,虽然不能说是很高明,也可不弱。

    “向外撇半分?咦?还真是效果更好,关兄弟果然高明!”

    花云秋、麻秋生连竖着拇指吹捧道,他们只是惯例吹捧,就算秦朝说得狗屁不通也是这么说,倒是没细思是不是真的就更好。

    “至于这里,加上这么一……”

    秦朝随意的指点着,有些对,有些却有点小错,做为武林世家出来的,就算十一岁,见识也不可能差到极点,秦朝只需表现出正常的水准不让两人起怀疑即可。

    三人在房中聊了一会,言语间似乎更密切了,等秦朝不再指点‘鱼龙九变’功法了,麻秋生将帛卷重新卷起,贴身藏好。

    “关兄弟,不瞒你,我们兄弟这次来,可是提着脑袋做事。”花云秋忽然叹了口气,唉声道。

    “哦?”

    秦朝眼睛一亮,知道肉戏来了。

    “我们兄弟俩这次,其实是追杀秦家寨的一个武林高手,这人不知你听说过没有,她是个女子,有个外号叫做‘修罗刀’,十分厉害。”麻秋生也是叹气道。

    “修罗刀?”

    秦朝装作惊讶的叫道,“你们找修罗刀?我听说过,此人乃秦家乐字辈女子中的精英,叫秦红棉,身手可了不得,你们俩……”

    麻秋生一笑:“我就知道关兄弟人虽小,可见多识广,绝对知道‘修罗刀’这贱女人的,没错,这女人一手刀法出神入化,更兼一手毒箭术,让人防不胜防,我们俩这次就是找她报仇的。”

    “报仇?你们红花山和秦家那点小仇怨,用得着么?”秦朝说道。

    “这关兄弟就有所不知了。”花云秋笑道,“这次报仇,是我俩私自行动,和红花山关系倒不大,哼,这次我们必取那贱女人脑袋。”说到这里他一脸狞狰。

    “是私仇?”秦朝露出好奇的眼光。

    麻秋生一点头,和花云秋对视一眼,说道:“此事说来话长,我俩早年并非红花山强盗,而是落风坡做买卖,这个买卖嘛,云兄弟也是知道的,也就是打家劫舍之类的,偏偏不知怎地让这修罗刀盯上了,那一夜,我记得正和大哥、二哥他们喝酒……”麻秋生缓缓说着和秦红棉的仇怨往事,花云秋只是沉着脸。

    “原来我姑姑早年好行侠,端了不少强盗窝,而这两人都是落风坡强盗集团中的漏网之鱼。”秦朝不动声色。

    片刻后。

    “这‘修罗刀’杀了我落风坡三十七口,我大哥,二哥都死在她刀下,逼得我俩只能改名换姓东躲西藏苟且偷生,云兄弟,你说,此仇不报我岂不是枉为人弟?”麻秋生说到这里狠狠一捶桌子,“这次,我兄弟俩必提这贱女人的脑袋去众兄弟坟前祭奠。”

    “秦家寨出来的都是虎狼之辈,好杀之名天下皆知。”秦朝假意惺惺说着安慰话,“只是这‘修罗刀’可不仅仅指这女人心狠手辣,好杀成性,她的身手,你们俩个……”

    秦朝看着两人眼神询问。

    麻秋生再次看了花云秋一眼,花云秋微一点头。

    “云兄弟眼光高明。”

    麻秋生冲秦朝一竖拇指,而后压低声音说道:“确实,我们两个胜她容易,可一旦她逃走,我们也难以奈何,所以这次,不瞒云兄弟,我们兄弟俩只是打前锋,主事者另有人。”

    “有趣!说来听听!”秦朝露出很感兴趣的模样。

    “修罗刀的行踪,我们兄弟并不知晓,只是前些天有一位老朋友通知我们到这来,说是二天后,一起合围‘修罗刀’,必不叫她逃出生天,我们怕误了约定,这才早来了两天,等那老朋友。”麻秋生说道。

    “那么说,加上你们是三个人,这可还是不太保险吧?”秦朝说道。

    麻秋生、花云秋微微一笑,麻秋生声音更低,伸出右手一亮五个手指:“呵呵不瞒云兄弟,这次可不止三人,加上我们俩,共有五人,哼哼,都是一等一的好手,一个都能对付修罗刀,五个全都围剿她,这么大阵仗,你说,她能逃到哪里去?”

    “五个倒是够了,可是,你们教训教训她,找找麻烦倒无妨,可真杀了她,就不怕秦家寨报复?”秦朝也低声道。

    “当然怕!”

    花云秋一叹声,摇头苦脸道:“秦家寨是大理的武林世家,虽然威风不如以往,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们这种小鱼小虾怎能不怕?可是家仇岂能不报?”

    麻秋生点头,一脸恨色:“脑袋掉了碗大个疤,我们做这一门买卖的,哪个不是脑袋拴在裤腿上的,哼,这次我兄弟俩打定了主意,就算死,也要先割下那女人的头。”

    “当然,关兄弟若是看不过去,也可以……”

    ……

    房中央,三人说着话,两个时辰后秦朝才被花云秋、麻秋生送出。

    “这两人还有帮手,只有这帮手才知道我姑姑的住处。”秦朝眯着眼,推开自己的房门,“既然如此只能先等了,呵呵,这两人倒是有趣……”

    带上门,秦朝嘴角一翘:“怪不得非得把自家的功法塞给我,原来是看中了我关家弟子的身份,这两人倒是聪明,看中了我年纪小,这么小就出来,显然潜力很大,刻意结交我,把这垃圾一般的‘鱼龙九变’硬塞过来,就是想让我欠人情,一方面帮他们,在他们杀人后可以得到关家的帮助,逃过秦家寨的追捕,另一方面以后也能帮衬他们一下,算盘打得美呀!”

    刚刚在花云秋、麻秋生热情下,秦朝装作为难的勉强答应了帮他们事后逃脱。

    “只有两天,他们帮手就到了,看来必须加快了,嗯,明天就去找姑姑!现在睡觉。”秦朝走向木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