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山海八荒录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母疯癫知妖孽(中)

    <script>read2;  高倾月刚走进老夫人独住的院落,就听到屋里传来嘶哑的哭闹声:“滚,你们都给我滚!你们是那个妖孽派来害我的……我不要号脉,我不要吃药,你给我滚出去……妖孽!家门不幸,出了妖孽啊!”接着是丫鬟、婆子的劝慰声,郎中的告罪声,桌椅沉闷的移动声,花瓶清脆的摔碎声……

    王子乔淡淡一哂:“倾月,这便是你一心孝敬的慈母?”

    “这便是红尘的滋味。”高倾月沉默了一会儿,径直穿过厅堂,走进房里。

    “大人。”一个丫鬟立即过来弯腰请罪,“老夫人寻死觅活,不肯进食,也不愿让郎中诊治,胡话说个不停,还摔东西划破了手。”

    王子乔望见一个穿戴华贵的老妇人退踞在墙角,额头青筋绽露,眼珠鼓凸,双手死死抓着一个老妈子,不让她靠近。地上到处是瓷器碎片,还湿了一大摊,散发出沁人心脾的草木香味。

    王子乔瞥了一眼地上黏稠的药汁,这是上好的滋补药膳,补气延寿,即便对修士也极为珍贵。

    “大人,老妇人这样子,我实在是没法子替她把脉。”郎中忙不迭地解释道,在高倾月的要求下,匆匆开了几个安神静心的方子,便告辞离去。

    “你们也下去。”高倾月挥退下人,看着老妇人被碎瓷片扎破的手指,走近温和地道:“母亲,你的手破了,让我替你包扎一下。”

    老妇人直直地瞪着高倾月,忽地打了个哆嗦,嘶声叫起来:“是你!是你这个妖孽!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快滚出去,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她神色仓惶地躲到另一边,抓起架子上一只小香炉,往高倾月身上掷去。

    高倾月也不躲闪,任由香炉砸在胸膛上,滚落在地。“母亲,还请稍安勿躁,没有人会害你。”

    “谁是你的母亲?你不是月儿,你是占了他身子的妖孽!月儿死了,我的月儿早被你害死了啊!”老妇人发出痛苦的干嚎声,浑身抖成一团。猛然间,她冲上去,对着高倾月疯狂抓挠。

    王子乔目光一闪,广袖飘然拂起,仿佛一缕若有若无的微风吹过。

    “子乔,不要!”高倾月伸手一按,将老妇人轻巧送出去,恰好一屁股坐落在床榻上,脱离了广袖笼罩的范围。

    “妖孽,你杀了月儿,为什么不连我一块儿杀了?来,杀了我吧!”老妇人鬓发散乱,气喘吁吁地瞪着高倾月,眼神里满是憎恶,又透出一丝畏惧。

    高倾月摇摇头:“母亲何出此言?我自小陪伴母亲,多年来,一直对你扇枕温席,恭孝侍奉,哪曾有过一丝怠慢?”

    “自小?”老妇人惨笑一声,血淋淋的手指直指高倾月,声色俱厉:“自从月儿十四岁游长江溺水,他就已经死了!被救上来的,不过是一个占据月儿躯壳的妖孽!你以为老身年纪大糊涂,就会被你做戏蒙骗?妖孽你说得对,你多年孝敬老身,嘘寒问暖,活脱脱是个孝子。可月儿他不是这样的孩子!我的月儿自小顽劣,被我宠惯了,只要不顺他的意,对老身一样会破口大骂,拳打脚踢,怎么可能像你一样?”

    高倾月微微一愕,随即解释道:“月儿溺水之后,识得人生幻灭,大彻大悟,所以一心痛改前非……”

    “我呸!”老妇人冲高倾月狠狠吐了口唾沫,“我的好月儿早死了!是你害死他的,对不对?你就是个水鬼,专门骗小孩子下水,然后占了他们的身子好还阳!你怎么瞒得过老身呢?哪有不晓得自己儿子的娘呢?”她目眦欲裂,面皮涨红,抓起榻上的碧玉枕砸向高倾月,“妖孽,你还我月儿的命来!”

    高倾月接住碧玉枕,默然半晌,道:“我侍奉母亲数十年,原来还是比不过那个忤逆的孩子。”

    老妇人狂笑起来:“你一个野杂种,死妖孽,怎配和我家月儿相比?你连月儿的一根手指头也及不上!来人哪,你们睁大眼珠子瞧瞧这个妖孽,他不是我家月儿啊!陛下,你的大将军是一个妖孽!国之将亡,必有妖孽啊!”

    王子乔微微蹙眉,踏前一步,又被高倾月伸手拦住。

    两人对视片刻,王子乔的眼神转冷:“倾月,这红尘世间百态,人情冷暖,不过是你证道的磨刀石。不要磨着磨着,把自己从一把刀变成了磨刀的石头。”他转身走出了屋子。

    高倾月对老妇人欠身道:“母亲暂且休息,我事务繁忙,明日再来向你请安。”

    “苍天啊,为什么你不一道雷劈死这个妖孽!我的好孩子月儿,你死得好冤屈……”

    王子乔负手站在庭院里,静静听着老妇人的嚎啕大哭,神色漠然无情。

    “这是个祸害。”他看着高倾月,“一旦此事让玉真会知晓,一旦她落入玉真会之手,以他们的手段,至少有数十种法子可以查出她并未疯癫。”

    “那又如何呢?”高倾月淡然一笑,“以我今时今日的地位和力量,无论是满朝文武,还是大晋上下,我说的话,谁能不信?”

    王子乔凝视着他许久,眼中透出一丝冰冷的讥诮:“你请来一个个郎中诊治,是希望听到他们说她真的疯了,对么?她还是把你当成自己的月儿,她只是疯了,说胡话而已。倾月,你想要这种廉价又可笑的亲情么?”

    高倾月没有答话,隔了许久,他缓缓地道:“子乔,这是我欠她的,你明白么?我出生在无边无际的大海里,一睁开眼,只看到我一个。我从不晓得亲人是什么样子的。直到高倾月溺水而死的那一天,她紧紧抱着我,哭得痛不欲生。”

    王子乔淡淡一哂:“这有何意义?所有的爱恨喜怒不过是一场幻梦。倾月,当初我告诉过你,红尘能入,也要能出,无需沾上半点尘埃。”

    “能入能出,不沾半点尘埃。”高倾月深深地注视着王子乔,“可是红尘本就是尘埃。半点不沾,来此世间又有何意义呢?”

    “胜负便是意义!”王子乔断然说道,目光冷酷如刃。

    “有朝一日,当你俯瞰火山喷发,洪水滔天;当你漫步诸天各界,掠夺本源;当你穿越璀璨星海,抵达遥远的宇宙边缘,一穷道之极限。”

    “当每一方天地的生灵,不过是匍匐在你脚下,予取予求的刍狗。”

    “你终会明白,情感不过是虚幻而脆弱的东西,唯有胜负才有意义!”
Back to Top